上海国际诗歌节开幕以“诗”的视角关注全球疫情

10月16日下午,第五届上海国际诗歌节在衡复艺术中心开幕。塞尔维亚著名诗人德拉甘·德拉戈洛维奇获得本届国际诗歌节“金玉兰”大奖。鉴于全球均面临新冠肺炎疫情的严峻挑战,本届诗歌节以“天涯同心”为主题,凸显艰危时期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重要和珍贵。由于疫情影响,国外诗人大多无法亲临诗歌节现场,但叙利亚诗人阿多尼斯、塞尔维亚诗人德拉甘·德拉戈洛维奇、爱尔兰诗人托马斯·麦卡锡、罗马尼亚诗人得亚科内斯库等国外诗人,都通过视频的方式,为上海国际诗歌节送来祝福。本届诗歌节将“金玉兰”大奖颁给了德拉甘·德拉戈洛维奇。这位塞尔维亚诗人生于今塞尔维亚的皮利察,毕业于贝尔格莱德大学,曾出任南斯拉夫驻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大使一职。德拉戈洛维奇是欧洲诗歌学院成员,已经出版了18本不同版本的塞尔维亚语诗集3本短篇小说集,4部长篇小说,其诗集被译为英语、法语、俄语、西班牙语、瑞典语、土耳其语等20种语言,是目前最被广泛翻译的塞尔维亚诗人之一。《死亡家园》于1997年在贝尔格莱德出英译版,2008年在美国再版,颇受好评,为诗人赢得了国际声誉。《爱之声》中英双语诗集2012年由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

沙海林和第四届上海国际诗歌节“金玉兰”奖得主翟永明,为第五届上海国际诗歌节“金玉兰”奖得主、塞尔维亚著名诗人德拉甘颁奖(总领事代领奖)。

上海市作协主席、上海国际诗歌节艺术委员会主席赵丽宏,宣读了对德拉戈洛维奇的颁奖词,评委会认为,德拉戈洛维奇“以深邃的思想、博大的情怀和独特的表达方式构建了自己的诗歌王国”,“在他的诗歌中,交织融合着人类的坚强刚毅和温柔仁爱。他的诗以真诚的态度、睿智的见解刻画出在遭遇战祸和天灾时人类的各种情状和心态,令人信服地展现了人性不可战胜的力量。他的诗用丰富奇特的意象和不同凡响的想象力,为读者营造出曲径通幽的心灵花园,不管是爱情、战争还是最平凡的日常生活,在他的心中都是生命动情的颂歌。德拉戈洛维奇以他直抵人心的文字揭示着灵魂的意义。”

“本届金玉兰奖评委会一致认为,将金玉兰奖授予德拉甘·德拉戈洛维奇是实至名归。”上海市作协党组书记、专职副主席王伟表示,“今年从开幕之日,我们就把目光聚焦在德拉甘·德拉戈洛维奇身上,他以真诚的态度、睿智的见解,刻画出在遭遇战祸和天灾时人类的各种情状和心态,他用丰富奇特的想象,展现了动人的生命颂歌,他深邃的思想、博大的胸怀和独特的表达方式,具有直抵人心的作用。”上海市人大副主任、上海市人民对外友好协会会长沙海林和第四届上海国际诗歌节“金玉兰”奖得主翟永明为德拉甘·德拉戈洛维奇颁发“金玉兰”奖杯。由于疫情原因,德拉戈洛维奇没有亲临现场,由塞尔维亚驻沪总领事代领奖。现场播放了德拉戈洛维奇获奖感言的视频,他表示对上海国际诗歌节授予他这个非常重要的奖项深感荣幸,对不能亲临现场深表遗憾,希望大家在上海国际诗歌节度过美好的时光。其后,著名朗诵家刘家祯朗诵了德拉戈洛维奇的诗《一个朋友关于新冠病毒的建议》。

“天涯同心”,关注全球疫情在全球新冠疫情肆虐的背景之下,上海国际诗歌节也选择关注这一影响人类历史进程的重大事件,将“天涯同心”定为本次诗歌节的主题。“虽然中国疫情已经得到控制,我们的社会生活已经逐步恢复正常,但世界还有许多地方疫情仍然严重。面对这样重大的影响人类历史进程的事件,世界各地的诗人没有选择沉默,他们真诚地感受生命,深刻地思考人与自然的关系,他们的创作激发了世界人民抗击疫情的勇气和力量,展现了人类面对全球危机与灾难时坚定的信心和百折不挠的意志,

俄语

也体现出诗歌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精神力量上特殊的影响力。”王伟认为,这也正是本届诗歌节主题“天涯同心”的意义所在。面对全球性疫情这样的公共话题,诗人应该做什么、写什么?四川作家协会副主席梁平认为,诗人无疑可以也应该去参与到讨论之中,“面对今年的疫情,很多国际诗人没有来到上海,但他们依旧在自己的国家创作着,为新冠全球疫情写下了很多诗歌。现在,疫情还没有结束,我希望更多人拿起笔来,写出自己的好东西。”叶延滨、梁平、杨志学、徐芳、安谅、孙思、龚璇、冬青、肖水等多位中国诗人受邀参加本届诗歌节。上海国际诗歌节至今已连续举办四届,一年一度的诗歌盛“事”已成为广大市民每年金秋的一份期待,也成为具有广泛社会影响力的上海文化品牌。由于疫情影响,第五届上海国际诗歌节改变了以往的举办形式,充分利用互联网和数码、区块链等科技手段,通过“云端”线上信息传播的方式,线天的活动日程中,受邀诗人和市民一起,举办“天涯同心”诗人论坛、“海上心声”诗歌朗诵会、朵云书院旗舰店和思南书局诗歌店的观摩交流、以及“时间剧场:翟永明摄影与文学展”等丰富多彩、形式多样的诗歌活动。“2016年创办的上海国际诗歌节已经走过5个年头,因为这个节日,每一年的金秋我们都能共同感受诗歌带来的温暖和抚慰,都能一次次眺望远方。”王伟表示,上海国际诗歌节以多向度、多层面的观念和形式,让中外诗人和人民群众全情参与。展示出上海、中国的文学活力,我们共同探讨了中国新诗作为中外文化交流互鉴的成功实践、诗歌为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文化焕发着精神之光、诗歌是心灵沟通的桥梁等主题。诗歌节以丰富多样的诗歌活动呈现出全新的诗歌文学的盛宴,在国内外产生越来越大的影响。”隐形的敌人【塞尔维亚】德拉甘·德拉戈洛维奇 须勤 译我站在露台等待心爱的人到来。从街道这一头看到另一头早就过了她该到的时间。我站着等她从街道这一头看到另一头。咖啡凉了,冰淇淋融化了。听到有人说:有个神秘而看不见的敌人已经占领整个城市。一位发言人正在电视上演讲关于新冠病毒我不知道那个词儿是什么意思。整条街道都被遗弃了,空无一人整个城市没有了笑声,也没有了喜悦。那个看不见的敌人在我们房屋上方搭建起自己的帐篷,升起自己的旗帜呼啦啦飘向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