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余秋雨短篇散文求原文

去年在福建,仿佛比现在更迟一点1653,也曾见过雪。但那是远处山顶的积雪,可不是飞舞的雪花。在平原上,它只是偶然的随着雨点洒下来几颗,没有落到地面的时候。它的颜色是灰的,不是白色;它的重量像是雨点,并不会飞舞。一到地面,它立刻融成了水,没有痕迹,也未尝跳跃,也未尝发出唏嘘的声音,像江浙一带下雪时的模样。这样的雪,在四十年来第一次看见它的老年的福建人,诚然能感到特别的意味,谈得津津有味,但在我,却总觉得索然。福建下过雪,我可没有这样想过。

求余秋雨短篇<a href=https://yunduxiyi.com/sanwen/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散文</a> 求原文

我喜欢眼前飞舞着的上海的雪花。它才是雪白的白色,也才是花一样的美丽。它好像比空气还轻,并不从半空里落下来,而是被空气从地面卷起来的。然而它又像是活的生物,像夏天黄昏时候的成群的蚊蚋(ruì),像春天酿蜜时期的蜜蜂,它的忙碌的飞翔,或上或下,或快或慢,或粘着人身,或拥入窗隙,仿佛自有它自己的意志和目的。它静默无声。但在它飞舞的时候,我们似乎听见了千百万人马的呼号和脚步声,大海汹涌的波涛声,森林的狂吼声,有时又似乎听见了儿女的窃窃私语声,礼拜堂的平静的晚祷声,花园里的欢乐的鸟歌声……它所带来的是阴沉与严寒。但在它的飞舞的姿态中,我们看见了慈善的母亲,活泼的孩子,微笑的花儿,和暖的太阳,静默的晚霞……它没有气息。但当它扑到我们面上的时候,我们似乎闻到了旷野间鲜洁的空气的气息,山谷中幽雅的兰花的气息,花园里浓郁的玫瑰的气息,清淡的茉莉花的气息……在白天,它做出千百种婀娜的姿态;夜间,它发出银色的光辉,照耀着我们行路的人,又在我们的玻璃窗上扎扎地绘就了各式各样的花卉和树木,斜的,直的,弯的,倒的。还有那河流,那天上的云…

那时学校由造反派执掌,实行军事化管理,每天清晨全体师生必须出操。其实当时学校早已停课,出完操后什么事也没有了,大家都作鸟兽散,因此,出操是造反派体验掌权威仪的唯一机会。

老师们都是惊弓之鸟,不能不去;像我们这批曾经对抗过造反派、现在已成瓮中鳖而家里又有很多麻烦事的学生也不能不去;只有几个自称“逍遥派”的同学坚持不出操,任凭高间喇叭千呼万唤依然蒙头睡觉。这很损造反派的脸面,于是在一次会上决定,明天早晨,把这几个人连床抬到操场上示众。

第二天果然照此办理,严冬清晨的操场上,呼呼拉拉的人群吃力地抬着几张耸着被窝的床出来了。造反派们一阵喧笑,出操的师生们也忍俊不禁。然而接下来的事情就麻烦了,难道强迫这些“逍遥派”当众钻出被窝穿衣起床?如果这样做他们也太排场了,简直就像老爷一样。于是造反派头头下令,“就让他们这样躺着示众!”但蒙头大睡算什么示众呢?我们边上操边看着这些床,这边是凛冽的寒风,那边是温暖的被窝,真是让人羡慕死了。造反派头头似乎也觉得情景不对,只得再下一个命令:“示众结束,抬回去!”那些温暖的被窝又乐颠颠地被抬回去了。后来据抬的同学抱怨,这些被抬进抬出的人中,至少有两个从头至尾没有醒过。

示众,只是发难者单方面的想法。如果被示众者没有这种感觉,那很可能是一个享受。世间的惩罚可分直接伤害和名誉羞辱两种,对前者无可奈何,而对后者,地实在是一个相对的概念。

一个人要实现对另一个人的名誉羞辱,需要依赖许多复杂条件,当这些条件未能全然控制,就很难真正达到目的。

这就是为什么许多常受围攻的人名誉未倒,而那些批判专家劳苦半辈子都未能为自己争来任何好名誉的原因了。

让他们站在寒风中慷慨激昂吧,我们自有温暖的被窝,乐得酣睡。抬来抬去,抬进抬出,辛苦了。

2010-11-14文人的魔力,竟能2113把偌大一个世5261界的角落,变成人人心中的故乡。他们褪色的青4102衫里,究竟藏着什1653么法术呢?”

让我们先把目光投向八十年代中后期。那个时候,国内兴起了一股所谓的“散文热”。那时的情形是,铺天盖地的散文杂志、综合文学杂志以及青年爱情婚姻家庭报刊的不断出现,加之报纸的扩版,副刊、周末版的兴起,散文成了最流行的文学体裁,成了人人可以搭乘的公共汽车。散文“热”了。可是,这种“热”并没有给我们带来应有的乐观:那究竟是什么样的散文呢?没有了深广的情感能力,失去了感情的锐度,深广的痛苦和壮美的欢乐成正在被温情化享乐化,人类的大欲变成了个人的私欲,小欲、激情、理想分散成了零碎花哨的装饰。兼有所谓“小女子散文”的拙劣表演,鸡零狗碎的家长里短,更是倒了大众的胃口。正如通俗小说、流行音乐、家庭肥皂剧一样,时下流行的散文充其量是一种通俗的文本,一种无聊的媚俗。

就在这个时候,一种被评论家命名为“大文化散文”的散文文本开始闪亮登场,它就是以余秋雨先生的《文化苦旅》为代表的散文样式。她一经问世,便以独特的视角、洒脱的行文、深刻的内涵、沉重的文化底蕴抓住了所有人的目光。

“在研究中国古代线装本的时候,耳边也会响起一批大诗人、大学者放达的脚步。”

“在这看似平常的伫立间,人、历史、自然浑沌地交融在一起了,于是有了写文章的冲动。”

(余秋雨《文化苦旅自序》)于是,余秋雨从书斋走向了“遗址。”于是,一批文笔清丽,立意深邃的散文佳品从他的笔下诞生了。《阳关雪》就是其中的一处景观。

阳关,今甘肃省敦煌县西南,为古代通往西北边疆的要道,因其地处玉门关的南面而得名。和《道士塔》、《莫高窟》一样,本文也是取材于文化胜地和旅游景点的,这样做其实是很冒险的,因为早已有许多散文大家留下了名篇,而余秋雨的聪明在于,他只选取了有限的自然景观,结合与之相关的人文景观,并将二者进行双向的相互阐释,从而创造了一种人文山水画卷,让人在此流连。作者在开篇便说起古代文人的“无足观”,文官之显赫在官而不在文。可是,当他们卸掉了乌纱,随意涂划的诗文便可以千古留芳。这看似不经意的起笔,实际上,这正是本文所要表达的题旨,也为后面的论述埋下的伏笔。作者继尔从白帝城、黄鹤楼、寒山寺写起,进一步阐述历代文人“把偌大一个世界的生僻角落变成人人心中的故乡”的魔力。接下来自然而然地引出了王维那首著名的《渭城曲》,话题也就转到了正题上。这种开头的写法在余氏散文中随处可见,就像电影镜头,从很远处慢慢拉近。当作者向一老者打听去阳关的路线时,却被告知“没什么好看的,倒是有一些文人辛辛苦苦找去。”老者说着看了看天,又补了一句“这雪一时下不停。”作者自然不作理会,转身钻进雪里。那雪肯然是不大了,况且作者也无意于写自然的雪,所以一笔带过。

然后就是在沙漠里行走,然后就看见了古战场遗留下来的坟堆。面对此情此景,作者展开了想象翅膀,在历史的时空里遨翔。他用深情而又锤炼的语言描述了昔日铁马金戈的杀敌场景以及战争带给人民的灾难。

如雨的马蹄,如雷的呐喊,如注的热血。中原慈母的白发,江南春闺的遥望,湖湘稚儿的夜哭。故乡柳荫下的诀别,将军圆睁的怒目,猎猎于朔风中的军旗。

读到这里,我想起了“北风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岑参《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杀气三时作阵云,寒声一夜传刁斗”(高适《燕歌行》)、“饮马渡秋水,水寒风似刀。平沙日未没,黯黯见临洮”(王昌龄《塞下曲》)、“关山正飞雪,烽戍断无烟”(王维《垄西行》)、“何日平胡虏,良人罢远征。”(李白《子夜吴歌》)、“人不寐,将军白发征夫泪”(范仲淹《渔家傲》)等动人的诗句。

作者仍不肯罢休,他还把阳关的坟堆和中原内地的坟地做了比较,前者是“大大咧咧铺张开的沙堆”,后者则“在重重美景中发闷”。在作者眼里,阳关的坟堆也具有夺人魂魄的魅力。

“阳关古址”终于寻到了,其实,这里真的没有什么好看的了。烽火台还在,已经坍了大半苇草在寒风中抖动,再有就是西北的群山积着层层叠叠的皑皑白雪。作者当然不是为了看这些景致才来的。借助于眼前的景观,作者关注的是历史留

······································

我国广大山区的邮电网络是什麽年全2113起来的,我没有查过,记5261得早年在乡

了要带几封平安家信、带一点衣物食品的,方圆几十里又没有邮局,那就用得着信

客了。信客要有一点文化,知道各大码头的情形,还要一副强健的筋骨,背得动重

集中在一个城市,因此信客的生意不大,却很费脚力。如果交通方便也就用不着信

客了,信客常走的路大多七转八拐,换车调船,听他们说说都要头昏。信客如果把

行李交付托运也就赚不了什麽钱,他们一概是肩挑、背驼、手提、腰缠,咬着牙齿

走完坎坷长途。所带的各家各户信件货物,品种繁多,又绝对不能有任何散失和损

坏,一路上只得反复数点,小心翼翼。当时大家都穷,托运费十分低廉,有时还抵

不回来去盘缠,信客只得买最差的票,住最便宜的舱位,随身带点冷馒头、炒米粉

上海谋生,托老信客带来两匹红绸。老信客正好要给远亲送一分礼,就裁下窄窄的

一条红绸扎礼品,图个好看。没想到上海那位又托另一个人给家里带来口信,说收

到红绸后看看两头有没有画着小圆圈,以防信客做手脚。这一下老信客就栽了跟头,

四乡立即传开他的丑闻,以前叫他带过东西的各家都在回忆疑点,好像他家的一切

他揣着那只伤痕累累的手找到了同村刚从上海落魄回来的年轻人,进门便说:“我

怎麽找,城里各人的谋生处该怎麽走。说到几个城市里的路线时十分艰难,不断在

纸上画出图样。这位年轻人连外出谋生的人也大半不认识,老信客说了又说,比了

可以信托。还有各处吃食,哪一个摊子的大饼最厚实,哪一家小店可以光买米饭不

他也不再回绝。老人最后的嘱咐是扬了扬这只扎伤了的手,说:“信客信客就在一

一条路都认识他。流落在外的游子,年年月月都等着他的脚步声。现在,他正躲在

山间坟场边的破草房里,夜夜失眠,在黑暗中睁着眼,迷迷乱乱地回想着一个个码

刮风下雨时,他会起身,手扶门框站一会,暗暗嘱咐年轻的信客一1653路小心。

都说了,怎麽没提起这两宗病?顺便,关照家人抽空带点吃食到坟场去。他自己也

去过几次,老人逼着他讲各个码头的变化和新闻。历来是坏事多于好事,他们便一

起感叹唏嘘。他们的谈话,若能记录下来,一定是历史学家极感兴趣的中国近代城

乡的变迁史料,可惜这儿是山间,就他们两人,刚刚说出就立即飘散,茅屋外只有

信、物,还要接收下次带出的东西。这一切都要他亲自在场,亲手查点,一去看老

看个热闹,看看各家的出门人出息如何,带来了什麽希罕物品。农民的眼光里,有

羡慕,有嫉妒;比较得多了,也有轻蔑,有嘲笑。这些眼神,是中国农村对自己的

狗碎的”;“你给他说说,那些货色不能在上海存存?我一个女人家,来强盗来贼

怎麽办”……信客沈稳地点点头,他看得太多,对这一切全能理解。都市里的升沉

生。信客在都市同乡那里听到这个消息,就会匆匆赶去,代表家属乡亲料理后事、

收拾遗物。回到乡间,他就挟上一把黑伞,伞柄朝前,朝死者家里走去。乡间报死

讯的人都以倒挟黑伞为标记,乡人一看就知道,又有一个人客死他乡。来到死者家

里,信客满脸戚容,用一路上想了很久的委婉语气把噩耗通报。可怜的家属会号淘

大哭,会猝然昏厥,他都不能离开,帮着安慰张罗。更会有一些农妇听了死讯一时

性起,咬牙切齿地憎恨都市,憎恨外出,连带也憎恨信客,把他当作了死神冤鬼,

遗物当作丈夫生命的代价,几乎没有一个相信只有这点点。红红的眼圈里射出疑惑

的利剑,

余秋雨短篇散文

信客浑身不自在,真像做错了什麽事一般。他只好柔声地汇报在上海处置

 

子事吗?不能。说什麽我也是同乡,能不尽一点乡情乡谊?老信客说过,这乡间不

能没有信客。做信客的,就得挑着一副生死祸福的重担,来回奔忙。四乡的外出谋

信总是有了不祥的事。妇女们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在信客家里诉说,信客铺纸磨墨,

琢磨着句子。他总是把无穷的幽怨和紧迫的告急调理成文缛缛的语句,郑重地装进

已与另一个女人同居。他进退两难,犹豫再三,看要不要把那封书信拿出来。发了

财的同乡知道他一来就会坏事,故意装作不认识,厉声质问他是什麽人。这一下把

闯民宅的小偷,拿出一封信来只是脱身伎两。为了平息那个女人的哭闹,同乡狠狠

同乡集资把他保了出来,问他事由,他只说自己一时糊涂,走错了人家。他不想让

头请老人原谅:从此不再做信客。他说:“这条路越来越凶险,我已经支持不了。”

公后来更发了一笔大财,那位时髦女郎读信后立即离他而去,他又在其他同乡处得

知信客没有说他任何坏话,还听说从此信客已赋闲在家,如此种种,使他深受感动。

他回乡来了一次,先到县城邮局塞钱说项,请他们在此乡小南货店里附设一个代办

代办邮政的事务。信客对他非常恭敬,请他不必把过去了的事情记在心上。至于代

办邮政,小南货店有人可干,自己身体不济,恕难从命。同乡送给他的钱,他也没

写了无数封书信,实际文化程度在几位教师中显得拔尖,教起国文来也从容不迫。

他眼界开阔,对各种新知识都能容纳。更难能可贵的是,他深察世故人情,很能体

他的墓就筑在老信客的墓傍。此时的乡人已大多不知老信客是何人,与这位校长有

 
 
 
 
 
 
  •  
 
 
 
  •  
  •  
 
 
 
 
 
 
 
 
 
 
 
  •  
 
 
 
 
  •  
 
 
 
 
 
  •  
 
  •